5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10:11:5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张家村,自从张玉环回来后,很多在家的村民对外人提起张玉环案时变得谨慎,他们不愿意提及过去对这桩案子的看法。“都是同一个村子的村民,张玉环出来后,大家不会有芥蒂的。”一位村民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伤痕呈水滴状,而且是几个并列排在一起。”当时邓小斌曾向法院提出,对张玉环身上的伤痕鉴定是否为狼狗或刑讯逼供所致,后来没有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张保仁更是极少和周围的人提起这些往事。“过去的往事,你们所知道只是冰山的一角,你们是永远理解不了。”张保仁说,父亲出事,最大的受害者是母亲,她含辛茹苦把两兄弟拉扯这么大,等到了父亲出来的那一刻,母亲只求一个拥抱,但是并未如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童年往事已经久远,但给兄弟俩的内心留下一道深深的伤疤。即使在长大以后,张保刚在和哥哥聊天的时候,两人都会很默契地避开童年的伤心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莱特福特的推文配图中,数十名游客穿戴十分凉爽,在草坪上聚集。↓张玉环离开监狱的时候,只带走家人的照片和判决书,其他物品通通扔掉。他在心里和自己说了句,“终于无罪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婷婷的父亲赵先生曾对媒体称,他怀疑这起绑架案系熟人所为。但婷婷的多名亲属及当地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未听说两家之前有仇怨或矛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次,他们走到小卖部,张玉环看了一遍货架上的商品,最后要张保刚给他买了包泡面——这是监狱里的奢侈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案发前,张家村还有五六十户人家,这二十多年间,很多村民逐渐搬离了村子,一些人搬到远离村子的公路边,更多的村民在进贤县城买了房子。张家村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“空心村”,一些小路上已长满荒草,少有人来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个儿子还花了不少时间教张玉环如何适应家里的生活,比如怎样使用家里为数不多的电器。儿子觉得,张玉环对这个社会简直一无所知,电灯、热水壶、冰箱、电扇都不会用,还不如现在五六岁的小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空闲下来的时候,张玉环也会到田野转转。他想着,这段时间自己会在村里生活,多陪陪耄耋之年的母亲。他还曾想过,等村里将属于他的土地分回给他,自己可以种地,“先养活自己”。